保罗·策兰与奥斯维辛之后的诗

作者:符晓许多年之后,面对塞纳河水在米拉波桥纵深一跃的刹那间,保罗·策兰一定会回想起他在塔巴雷斯蒂集中营被迫劳动的日日夜夜。这位德语诗人终其一Shēng都在尝试走出大屠杀Dài给他的阴影和噩梦,也在尝试走出民族几乎灭亡而自己却成为幸存者的悲痛和创伤,可最终还Shì以一种绝望又悲怆的方式走向生命的尽头。